来自南方的嗣糜

只是一个过气写手,(南方式娇羞)

拜托大家不要再喷爵爷和灭爸了。。。

敢问一句,如果你的家人死了你不会冲动吗,爵爷很惨啊,除了卡魔拉一无所有。。。

灭霸也很可怜啊,唯一的亲人也死了。。。。真正一无所有。
有事喷漫威的编剧好吗。本来在制作妇联三的时候公司就已经乱成一团了,索性全部推翻重来。垃圾漫威公司,好好的电影系列被毁成爆米花🙂🙂🙂

Stay With Me

ooc!严重ooc!!不是车!!!

(林奇堡小鹿受不了史哥的控制,离家出走了。)

        车厢里很脏。油腻的地板,破烂的弹出棉花的座位。污浊且带着刺鼻异味的空气充盈着Desmond的肺部,几乎要使他窒息。恶劣的环境让这位爱干净的医生皱紧眉头。他突然想到他的家庭。
        “不!”Desmond摇头使自己清醒。那根本就不是一个正常的家庭!哪一个丈夫会像变态一样把自己的另一半成日锁在家里,控制他的一切行动?就像《玩偶之家》里的那个神经质。
        他知道Smitty非常爱他,几乎到了发狂的地步。他对自己深沉的爱通过男人从军营里带出的控制欲体现得淋漓尽致。他也爱他的丈夫,但他受不了Smitty过分的占有欲和保护欲,他离开了。
        “听着,Desmond。这是你自己做出的选择。你不能动摇,你要拥有属于自己的人生,即使他的行为是爱你的表现。他爱你。。。。” 他低下头用手捂住脸 “天哪,我都做了什么。。。”后悔在心里肆意生长,他似乎都能想象到Smitty着急着到处找他的神情。他觉得自己快要呕吐了,他需要一些新鲜空气,于是他来到过道。

        一个一直坐在角落的男人突然站了起来。这个穿着美国大兵标配外套和长裤的怪人是在Desmond出去之后才站起来的,他的眼睛像野兽一样,透着寒气逼人的灰蓝。男人的眼神紧黏着青年的后背,差不多跟着前后脚走了出去。
       列车晃得厉害,Desmond在一晃之下站不稳当,却有一双有力的大手及时扶住他后倾的腰。再熟悉不过的触觉让他下意识放松警惕,却又默默的挣开身后人舒适的怀抱——尽管他现在需要这个。
        男人趁他走神的功夫来了一个有些粗野的突然袭击,他一把抓住青年的上臂。怀中人压住即将冲出喉咙的惊呼,使劲挣开胳膊。
        “我的宝贝儿,你去哪了?”低哑的声线让他起了该死的生理反应。Smitty在颠簸中圈住他的纤腰,让他更靠近自己 “别动,Dossy。就一会儿。”他吻着爱人的脸颊和头发,摸到哪儿吻到哪儿,乱吻一气。他们早上吵架了,Smitty总是吃些没头没脑的醋。Desmond趁他出门,一气之下离开。显而易见的,男人的亲热是想讨好他。
        Smitty的唇紧贴Desmond的颈窝,粗短的金发蹭过柔软的后颈。他一边胡乱的亲吻,一边低声呢喃着肉麻的情话 “宝贝儿,我的漂亮男孩儿,真是个甜可儿。”不安分的大手缓缓滑向Desmond的臀部 “Dossy,我的好Dossy。别生气了。”
        男人看着怀中被亲得意乱情迷的小鹿,眼神溢满无限的爱恋 “我错了宝贝儿,我的蜜桃儿。”他顿了顿 “答应我哪儿也别去,Dossy。没有你我该怎么办?”Desmond被丈夫黏糊糊的示爱迷得晕头转向,最终只能缴械投降。

         Smitty回到家后,发现心爱的天使已经离开了。他发了疯似的寻找。爱人常来的公园还是那么热闹。可他很难过,这里的欢声笑语里没有他的Dossy,他不由得叹了一口气。早上是自己做得太过分了,那只是邻居家的表示友好的蛋糕而已。可不知道为什么在那一瞬间,他的占有欲突然膨胀。
        Dossy,我的Dossy。你在哪儿呢?
        一想到他,万般柔情涌上心头。在Desmond的身边,Smitty以为自己正陪着一个易碎的娃娃,他是多么天真动人!他当他的爱人还是个孩子,指望得到他,却害怕弄脏他。占有欲如疯长的藤蔓密密麻麻地缠住他的心脏,让他喘不过气,又甘愿沉沦。
        曾经的恶魔心甘情愿地跪倒在天使的脚下,并用一种温柔的从容态度轻轻去吻他可爱的头旋,他的嘴角和他那双幼鹿般焦糖色的闪烁着纯真水光的大眼睛。仿佛深海的水妖染上情欲的柔媚,金发的战神被拖入深渊。
        Smitty几乎想要保护Desmond去防备一切的人和事物。不让丑陋的人去看他,不让不洁净的人从他身边经过。他几乎想要一辈子抱着他,把他藏起来不让任何人看见,他是只属于Smitty的珍宝。一想到他的宝贝不得不承受生活上的种种不顺,而他却只能被困在军营里无能为力,他竟生气了。
       如今他的挚爱就在他的怀里,感受到熟悉的体温,Smitty终于松了一口气。他把Desmond压在过道的墙壁上狂乱地亲吻着,留下兽咬般的爱痕,一时间野性的喘息和湿软的呜咽交织着。空气里飘满暧昧的气息,仿佛下一秒就会引燃熊熊大火。爱人柔嫩的身子在他凶狠的亲吻下泛起香软的粉红。
        “Smit....我们该回去了....”
         “好。”
         Desmond的丈夫扶着他发软的腰回到车厢。
       
      

不可胡说啊

每次看到顾顺说哥,还有两个人的互动,莫名想到贱虫???!!!😂😂😂

谁说天敌不能在一起?

        一个身形瘦弱的向导静静的站着,额头抵着栏杆。前几分钟李懂被告知他的哨兵罗星将永远失去他的能力,成为一个普通人。这就意味着他将成为基地中曾受过白塔训练的人员中唯一落单的向导。
        从未有过的冰冷的恐惧感在他脆弱的心脏里肆意疯长出枝条,渐而包裹全身。但这一次,再也没有那个只属于他的,让他充满安全感的精神屏障了。
        他坐在地上闭目养神。精神世界里,刚会走路的精神体磕磕绊绊的奔跑着,欢快的。他的嘴角无意上扬。一声狼嚎,幼兔停下了,眺望着远方。他睁开眼陷入沉思。
        “听说部队会调过来一个狙击手,听说挺厉害。”

         “哎,你说会不会是顾顺?”
        
          “扯犊子吧,顾顺那小子狂的狠,这么危险的任务能让他来?”

         狂傲,跩。这些个形容词让顾顺在李懂心里留下了不是很好的印象。
          “李懂。”他似乎听见杨队的声音。

          “这位是顾顺,新来的狙击手。”
   
           “顾顺。”那个人朝他伸出手。

           “李懂。”他犹豫着,伸手回握。

           “我还有事,你先带顾顺认识一下大家。”他点点头。也许他并不是别人描述的那样?但队长前脚刚走,哨兵的本性就暴露了,两脚叉开,嘴里还嚼着口香糖。
        “你能跟着罗星,说明你有些本事。”听到原搭档的名字,他皱起眉头。
       “有机会,让我见识一下。”说着还露出一个略带痞气的笑容,看得李懂的脸有些发热。他愣了一下,默不作声的走开。离开的那一瞬间,脑海里仿佛又传来那声狼嚎,幼兔仍然向远方眺望。
       
         “嘿,小兔崽子。”顾顺在来之前就经常听罗星提起李懂,带着点父亲般的骄傲。先前见过兔崽子的照片,一下飞机就认出那双如幼兔般的大毛眼,泛着些许水光。
        李懂给他的印象就是干净,但又想在那张白纸上染上只属于自己的颜色。精神世界里,他的狼似乎在追逐着什么,却又停下,忧伤的望着远方,发出思念的哀嚎。
       不知道什么时候萌生出的暗恋,夹杂着一丝丝令人脸红的暧昧。也许注定要绑在一起的人,戏剧性的会面。精神世界里,狼和幼兔的形象越来越鲜明,仿佛呼之欲出。









(写得什么玩意,拜托各位不喜勿喷,南方式鞠躬)

猎物

    超短,捂脸逃走怕被打

    监狱au

   你百无聊赖的坐在泛着尿骚味的床单上,嘴里叼着一根牙签。监狱里的生活如你想象中的那般枯燥。除了殴打狱友,看其他人聚众侵犯长相清秀的新人,你不由的皱起眉头。
     今天又新来了一个,据说是个倒霉的替罪羊。你的心里倒没多少波澜起伏,毕竟现在这个社会,这类事情已经见怪不怪了,有钱能使鬼推磨。
     一个身影突然挡住你眼前若有若无的光线,暴脾气的你刚想站起来揍他一顿。但在看到他的脸的那一瞬间,你却发现自己怎么也下不去手。
     第一次的,在你脑海中浮现出漂亮这个形容词来形容一个只比自己矮了几公分的男人,肌肉匀称的他也并不瘦弱。但他就像一个洋娃娃。想到这里,你自己都觉得好笑,明明是个男人。
     你看着他,看着一脸青稚的他,眼神温和了许多。他的眼睛,在阳光的照射下是琥珀的颜色,瞳孔因紧张从而带动周围一圈棕色的交织物向内收缩。你几乎控制不住自己的手,想抚上那对盛着星辰大海的鹿眼,但你还是忍住了,和其他人不同,你就像草原上的雄狮,总喜欢等猎物慢慢进入自己的圈套再拆吃入腹。
     你突然发现,自己终于等到只属于自己的猎物。

超像小尼的挪威小哥哥🙈
怎么会这么好看🙈
窒息🙈

被剪碎的T恤(下)

被剪碎的T恤(中)

被剪碎的T恤(上)

梗来自微博
明明如此短小还要分三次发🌝

直播结束后,高佑思背着钟逸伦把那件被剪的支离破碎的T恤带回家。当家门一开,两人疲惫的瘫在沙发上,高佑思突然搂紧钟逸伦的腰。
“怎么了?”钟逸伦转过头看着男人。

“我饿了。。。”

“冰箱里有米饭球你要吗?”

“我想吃。。。你。。。”高佑思突然吻住青年柔软的嘴唇。钟逸伦用力把身上的男人推开。

“别闹了,我已经很累了。”青年把毛茸茸的脑袋埋在男人的怀里。
“Baby....就一次。。。好不好~”他还是抵挡不住男人无辜的眼神,只能妥协。

“明天不能起床上班你负责。”

“好!” 男人的眼睛瞬间亮起来。

钟逸伦关上房门,高佑思叫住他。
“Baby看这里。”高佑思朝他举起那件被剪碎的T恤,钟逸伦的脸果然不争气的红了。

“你!这个绝对不可以。”钟逸伦面红耳赤的说到。

“Baby你就不能满足我一次吗?”又是那双无辜的大毛眼。

“乖,就这一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