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城

只是一个过气写手

Stay With Me

ooc!严重ooc!!不是车!!!

(林奇堡小鹿受不了史哥的控制,离家出走了。)

        车厢里很脏。油腻的地板,破烂的弹出棉花的座位。污浊且带着刺鼻异味的空气充盈着Desmond的肺部,几乎要使他窒息。恶劣的环境让这位爱干净的医生皱紧眉头。他突然想到他的家庭。
        “不!”Desmond摇头使自己清醒。那根本就不是一个正常的家庭!哪一个丈夫会像变态一样把自己的另一半成日锁在家里,控制他的一切行动?就像《玩偶之家》里的那个神经质。
        他知道Smitty非常爱他,几乎到了发狂的地步。他对自己深沉的爱通过男人从军营里带出的控制欲体现得淋漓尽致。他也爱他的丈夫,但他受不了Smitty过分的占有欲和保护欲,他离开了。
        “听着,Desmond。这是你自己做出的选择。你不能动摇,你要拥有属于自己的人生,即使他的行为是爱你的表现。他爱你。。。。” 他低下头用手捂住脸 “天哪,我都做了什么。。。”后悔在心里肆意生长,他似乎都能想象到Smitty着急着到处找他的神情。他觉得自己快要呕吐了,他需要一些新鲜空气,于是他来到过道。

        一个一直坐在角落的男人突然站了起来。这个穿着美国大兵标配外套和长裤的怪人是在Desmond出去之后才站起来的,他的眼睛像野兽一样,透着寒气逼人的灰蓝。男人的眼神紧黏着青年的后背,差不多跟着前后脚走了出去。
       列车晃得厉害,Desmond在一晃之下站不稳当,却有一双有力的大手及时扶住他后倾的腰。再熟悉不过的触觉让他下意识放松警惕,却又默默的挣开身后人舒适的怀抱——尽管他现在需要这个。
        男人趁他走神的功夫来了一个有些粗野的突然袭击,他一把抓住青年的上臂。怀中人压住即将冲出喉咙的惊呼,使劲挣开胳膊。
        “我的宝贝儿,你去哪了?”低哑的声线让他起了该死的生理反应。Smitty在颠簸中圈住他的纤腰,让他更靠近自己 “别动,Dossy。就一会儿。”他吻着爱人的脸颊和头发,摸到哪儿吻到哪儿,乱吻一气。他们早上吵架了,Smitty总是吃些没头没脑的醋。Desmond趁他出门,一气之下离开。显而易见的,男人的亲热是想讨好他。
        Smitty的唇紧贴Desmond的颈窝,粗短的金发蹭过柔软的后颈。他一边胡乱的亲吻,一边低声呢喃着肉麻的情话 “宝贝儿,我的漂亮男孩儿,真是个甜可儿。”不安分的大手缓缓滑向Desmond的臀部 “Dossy,我的好Dossy。别生气了。”
        男人看着怀中被亲得意乱情迷的小鹿,眼神溢满无限的爱恋 “我错了宝贝儿,我的蜜桃儿。”他顿了顿 “答应我哪儿也别去,Dossy。没有你我该怎么办?”Desmond被丈夫黏糊糊的示爱迷得晕头转向,最终只能缴械投降。

         Smitty回到家后,发现心爱的天使已经离开了。他发了疯似的寻找。爱人常来的公园还是那么热闹。可他很难过,这里的欢声笑语里没有他的Dossy,他不由得叹了一口气。早上是自己做得太过分了,那只是邻居家的表示友好的蛋糕而已。可不知道为什么在那一瞬间,他的占有欲突然膨胀。
        Dossy,我的Dossy。你在哪儿呢?
        一想到他,万般柔情涌上心头。在Desmond的身边,Smitty以为自己正陪着一个易碎的娃娃,他是多么天真动人!他当他的爱人还是个孩子,指望得到他,却害怕弄脏他。占有欲如疯长的藤蔓密密麻麻地缠住他的心脏,让他喘不过气,又甘愿沉沦。
        曾经的恶魔心甘情愿地跪倒在天使的脚下,并用一种温柔的从容态度轻轻去吻他可爱的头旋,他的嘴角和他那双幼鹿般焦糖色的闪烁着纯真水光的大眼睛。仿佛深海的水妖染上情欲的柔媚,金发的战神被拖入深渊。
        Smitty几乎想要保护Desmond去防备一切的人和事物。不让丑陋的人去看他,不让不洁净的人从他身边经过。他几乎想要一辈子抱着他,把他藏起来不让任何人看见,他是只属于Smitty的珍宝。一想到他的宝贝不得不承受生活上的种种不顺,而他却只能被困在军营里无能为力,他竟生气了。
       如今他的挚爱就在他的怀里,感受到熟悉的体温,Smitty终于松了一口气。他把Desmond压在过道的墙壁上狂乱地亲吻着,留下兽咬般的爱痕,一时间野性的喘息和湿软的呜咽交织着。空气里飘满暧昧的气息,仿佛下一秒就会引燃熊熊大火。爱人柔嫩的身子在他凶狠的亲吻下泛起香软的粉红。
        “Smit....我们该回去了....”
         “好。”
         Desmond的丈夫扶着他发软的腰回到车厢。
       
      

评论(2)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