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城

只是一个过气写手

This is love

训练结束了,队友三三两两离开球场。吉鲁半倚在球门的门框上,借着傍晚的阳光看着另一个半场上正在练习吊射的格列兹曼。今天的天气很好,金色的夕阳笼罩在球场上,将绿茵草地上的追风少年映得耀眼。

格列兹曼坐在草地上抓了抓他的头发,原来的寸头长长了些,在阳光照射下显出暖金色。他站起来抹去脸上的汗水,回头朝吉鲁笑了笑,露出两颗可爱的虎牙。

吉鲁恍神间,一路小跑过来的格列兹曼已经拽住了他的衣襟 “我们走吧!”球场上,一大一小的影子渐行渐远。

格列兹曼从一开始就默许了男人的行为,好像吉鲁就是他的护卫,理应照看他的一切。而吉鲁只是在做他认为自己应该做的事,他喜欢做的事。那层朦胧的薄膜仍未有人去戳破。

但两人心知肚明,仿佛都能猜到对方内心的想法。一丝躁动在空气中散开,无定处地飘动,渐渐缠住身体,有口难言的矛盾感让人有些痛快。两人隔着不到一个拳头的距离慢慢走着,沉默不语。

吃完饭后,吉鲁冲了个澡,听见有人敲门就匆忙地套上短裤去开门。见来人是格列兹曼,就侧身让他进来。一向活泼开朗的青年还是没有开口,这让他有些担忧 “安东尼你到底怎么了,你今天没说过一句话。”

格列兹曼抬头看着他,吉鲁这才发现那个爱笑的小男孩红了眼眶,他叹了一口气,搂过让他心疼的青年,轻声安慰他,就像当时在赛场上那样。前不久的比赛他们打得并不漂亮。赛后,格列兹曼看到吉鲁就边抹眼泪边走向大个子队友,哭得满脸通红。

吉鲁轻拍着格列兹曼的背,“这不是你的错,我们都搞砸了。”“那个定位球我本可以进的!奥利弗。”软软的哭腔让吉鲁的心化成一滩水“你已经尽力了,安东尼。你现在所要做的是打起精神准备下一场比赛。”

吉鲁捧起他的脸,温柔的说到“听着,安东尼。无论你什么时候需要,我都在这陪着你,所以请不要担心,好吗?”格列兹曼在他怀里点了点头。
        趁格列兹曼熟睡,吉鲁在他的前额上印下一个吻“Je t'aime ,mon trésor.”(法文:我爱你,我的宝贝。)

评论

热度(28)